首页 »

评职称,“万年僵尸”该反躬自问

2019/10/10 0:34:34

评职称,“万年僵尸”该反躬自问

 

读了《上海观察》昨日雷蔚红女士写的《评“副教授”的那点事》(以下简称“雷文”),感到“文如其姓”——雷!

 

很多网友的“吐槽”同样雷。有的感慨:“真是新《儒林外史》的好题材。不知后人笔下的我们,是否比范进更可悲?”有的调侃:“连年轻女学生的色诱都挡不住,如何盈月孤灯,静心苦读?”有的揶揄:“什么是好学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不想当师母的学生不是好学生。”

 

我作为已成为教授的“过来人”,读了“雷文”雷语,感到如酒醉卧槽,难忍不吐。

 

按我的理解,所谓职称,“职”就是“耳”一“只”,“称”就是有份量。连“耳朵一只的份量”都没有,即连听的权利都没有,怎么有资格参加决定人才引进、同僚晋升的教授会?更遑论“人微言轻”。

 

我曾戏言:“大学里,只有评上教授,才会像小孩一样,重新学会说话。”君不见,在院系会议“侃侃而谈”的,有几个不是教授?讲师、副教授们不会“侃”?不!他们寡言少语,是担心不小心“踩雷”影响评职称。

 

在社会上,人曰:“钱不是万能的,但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在高校里,我曰:“职称不是万能的,但没有职称是万万不能的。”因为,如“雷文”写道的,评不上职称,就难发论文,论文少,就没有基础申报项目,没项目,就没有钱,没有钱……那还能有啥?因此,在每年开演的“职称年度大戏”上,“粉墨登场”的各种角色,犹如演艺明星,各有“粉丝”。

 

毋庸讳言,职称评选条件的非合理性和不确定,是“年度大戏”成功与否的最大变数。我曾戏言:“规定就是‘龟腚’,你即便像只乌龟累个半死抢先跑到终点,也会被抓住‘龟腚’判输:对不起,乌龟先生,我们这是比慢。”让您哭去吧!

 

业内人都知道,由于教学无可比性,各高校、专业之间的竞争只能在科研层面展开。所以,重科研,轻教学,是各高校的“常见病、多发病”。“雷文”作者所以成为“万年讲师”(“万年僵尸”),就因为“病魔缠身”。

 

我供职的学校也如“雷文”所述,“评选条件频繁变化,越变越玄。”前些年,职称晋升条件是:论文、专著、项目,一个都不能少。我系A副教授使出浑身解数打拼几年,去年总算样样凑够数。但是,学校忽然规定不能“重量不重质”,改为根据“代表作”评选。结果,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她被人缘甚好的B副教授以一本“代表作”击倒。悲剧乎?

 

为了防止“悲剧”重演,今年我系根据学校“因地制宜”精神,出台了“系版规定。”孰料,完全符合“系版规定”的C和D两名副教授,居然没评上。俩人不服,向教授会提出申诉,答称:“校颁规定同样有效”。一国可以两制,一系两制可咋整?俩人再“一纸诉状”告到学校。结果呢?无果。

 

无可否认,“雷文”写道的职称评选种种弊端,有令人带着泪珠微笑的“黑色幽默”的辛酸,也有《帕金森定律》绪言中那句话的启迪:“令人捧腹并深思。”

 

但是,作为“过来人”,恕我“倚老卖老”说一句:高校犹如林子,既要承认“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更要避免“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就我所见所闻,如新《儒林外史》的案例不多,但至少和作者同样认真工作的很多。孰谓不是?

 

至于“在每位教授信箱里塞了五千块现金”的“国内惯例”,我或许孤陋寡闻,但确实闻所未闻,更没有根据这一“惯例”送出或收到一分钱。或许,这仅是作者的“系内惯例”。何况作者也写道,送钱者并没有评上。为什么?是那几位教授跟钱有仇?是他们学术良知未泯?还是申报者学术水准确实不够?我想,读者心中都会有答案。

 

“好多教授无非是评得早,哪有什么论文、项目,连国际通行的学术写作规范都不懂。”岂止?好多教授“连电脑都用不好。”但是,可否因此认为,他们不具备评审后学的学术水准?若以这些条件要求孔子,他够格吗?那孔子何以被奉为“万世师表”?

 

我看到满头白发的老教授伏案运笔,内心总是会问:“他们为什么还刻苦钻研?为项目?为职称?”希望作者内心也问一下这个问题,同时扪心自问:为什么是我而不是别人,被“威风好大,煞气凛然”的教授挂掉?

 

恕我直言,尊师,不仅是对学生,也是对教师的基本要求。做人不应圆滑,但也不应自恃清高。我也是教授,也分享了一点“生杀大权”。评职称以学术为基本标准不假,但要求不掺杂个人情感,是否可能?

 

至于称“似乎人人心思都在评职称上,而不是怎样教好书”,不仅言过其实,“一竿子打翻一船人”,而且说明作者对教学真谛并不真正了解。

 

虽然“重科研,轻教学”有失偏颇,但二者的结合是必须的。因为,在高校,没有科研的深度,不可能有教学的高度,更不可能有创新的广度。我毫不怀疑作者对教学兢兢业业、对学生诲人不倦。但须知教学绝不是“态度决定一切”。试问:成为“万年僵尸”或因环境的“险恶”,但科研创新能力欠缺,是不是更重要的原因?

 

前年,我校一名女教师申报教授,因感到评审不公而在新浪微博公开“发难”,并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据我了解,有些纯是她“杯弓蛇影”的疑心所至。我当时劝她:“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在这里,我也以此劝劝诫作者,并再加一句:学术、气度、谦和的三位一体,是成功的不二法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