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国务卿今访华,中美对话增信释疑

2019/10/10 0:35:16

美国务卿今访华,中美对话增信释疑

美国国务卿克里今起访华,他这次来到中国任务繁重。由于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以及第六轮中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下月将在美国举行,双方对于议题对接的准备已经进入最后阶段。同时,关于我国国家元首今秋对美国访问的准备工作也已进入合作筹备时段,克里来华都需予以推动。此外,近期中美两国对海洋安全和地缘战略等问题分歧明显,这也是克里本次访华沟通的重点所在。

 

推动多项合作协议

 

在奥巴马总统上台后,中美两国推出了战略与经济对话与人文交流高层磋商机制两大合作平台,经过六年的年度对话,双方已在战略、经济和人文合作三大板块取得了显著成绩。目前,中美正在积极推动诸多先前达成的合作协议,还将就双方重视的气候变化、贸易与投资、人民币汇率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改革等多项议题深化磋商。

 

关于气候变化,中美两国在去年峰会上达成了新的联合声明,宣布了各自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行动。美国计划于2025年实现在2005年基础上减排26%—28%的目标,中国则计划在2030年左右二氧化碳排放达到峰值并争取提前达标。这是奥巴马总统任内最重要的几个执政目标之一,中美继续合作对今年巴黎举行的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取得成功意义重大,克里此行将对此予以推动。

 

关于两国经贸,双方博弈关系复杂。一方面,白宫正竭力达成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谈判,以更高标准来重塑国际贸易。奥巴马总统将这项协议当作其“亚太再平衡”战略的核心,作为重振美国就业、出口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并视之为其总统任期结束后留下的政治遗产。显而易见,这一目前还是排他性的高标准国际贸易机制,在短期内对正在致力于深化经济改革的中国将产生挑战。

 

另一方面,中美正推动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在全球经济不振的时代,中美都需要继续输入外资以推动各自经济,而中国对外投资能力日益提高,正受美国欢迎。今年,中美将迎来关于此项协定负面清单谈判的历史性时刻。双方如何确保彼此开放的投资环境,给予对方投资以公平的国民待遇,可能也是克里此行将要推动的下轮战略与经济对话的要点之一。

 

沟通彼此重大关切

 

当前美国十分关注中国快速发展所引起的战略后果。虽然中国推出“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将当前中国的发展动能同周边与亚欧国家基础设施发展的需求对接,但由此必然带来中国资本、技术和影响力的继续扩大,提升我国的国际竞争力尤其是在亚洲的领导地位。中国推出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已取得超乎预想的阶段性成功,这一发展势头可能预示着美日主导的本地区与世界金融秩序将更多面临中国资本和金融力量的平衡。这既是奥巴马政府的战略忧虑,也是克里访华所要沟通的中美间重大关切。美国今年是否支持把人民币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将被视作美国应对的新指标。

 

中美关系之复杂是全方位的,在经贸和安全领域双方都在开展广泛的交流合作,但同时竞争博弈也在深化。在合作领域,中美对推动下月达成关于伊朗核问题的全面解决方案具有共识,对在伊拉克反恐、维护阿富汗稳定都存在共同利益,也都有意在可能的情况下促进两军交流,这些也将是克里推动的下轮两国战略对话的重要内容。

 

敏感话题释疑解惑

 

但是,近期中美关于海洋和信息安全方面的猜疑正在上升。针对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崛起以及对于维护主权和权益能力的日益增强,美国焦躁不安。受世界各地局势的牵制,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执行不力,华盛顿因此更多考虑扩大盟国和伙伴的作用,尤其推动日本军事力量的行动自由,以支持美国对地区安全事务的主导权。中方对此十分警惕,要求美日安保关系的升级不应针对特定第三国。未来的中美安全对话,将有相当部分在这方面展开。

 

在我国南海部分岛礁被蚕食的情况下,中方最近被迫加固和扩建部分由中方控制的岛屿,美方近日却扬言将派军机军舰进行挑衅,这就可能引爆两国关系的另一个脆弱点。显然,中方不会允许美国军机飞越我国岛屿的领空,也将限制美国军舰无端进入中国领海。中美海洋安全关系的消极发展,使得两国通过战略对话以达到增信释疑来得更有必要。